News

新闻中心 分类

3死3伤!红庙岭渗沥液厂发生爆燃 专家推测或与沼气有关

时间 :2022-11-24 11:35:40

近日,死伤生爆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红庙岭渗沥液厂新调节池发生爆燃。红庙接报后,岭渗沥液应急、厂发测或消防、燃专公安、家推卫健、沼气城管、有关环保及属地等相关单位展开全方位搜救。死伤生爆据微信公众号“今日晋安”发布的红庙最新消息,截至18日12时40分,岭渗沥液救援工作已基本结束,厂发测或现场搜救出受困人员6名,燃专其中3人已送医救治,家推目前生命体征平稳,沼气另3人救出时无生命体征。

3条生命的逝去,再次为我们敲响了安全警钟。

 

垃圾渗滤液(也称渗沥液)直白地说就是垃圾中的脏水。夏日炎炎,见过垃圾桶周围流出来的带有臭味的液体吗?这就是大多人在日常生活中能够见到的垃圾渗滤液。而这些只是这个大家族中的一小部分,因为量较小,往往就交给环卫工人处置了。

更多的垃圾渗滤液是在垃圾填埋场或者垃圾焚烧厂产生的。我国居民的生活垃圾中湿垃圾含量较高。

华南理工大学环境与能源学院教授汪晓军对水污染控制和垃圾渗滤液处理有深入研究。他告诉记者,这与我国居民饮食习惯有关。我国居民多喜食汤水和蔬菜水果,但又不喜欢垃圾分类。根据重庆大学学报刊发的《中国垃圾渗滤液产生现状及处理展望》,我国垃圾渗滤液产量远远高于发达国家。

喜欢“吃个新鲜“显示了我国居民健康的饮食习惯,但对于垃圾填埋场或焚烧厂来说可就没那么友好了。

造个句子,“当…”

——“当污水处理厂接到渗滤液,就等于遇上工业废水偷排,运行再也没稳定过。”“水圈一哥”这样说。

为什么?因为这些脏水不简单,用12个字概括,“成分变化多端、水量飘忽不定”。

成分都有啥?有机有毒物、重金属离子、细菌病毒等,一应俱全。简单来说,就是有机的无机的能溶的不能溶的都在里边。

中咨研究的蒋婷婷等介绍,垃圾渗滤液中污染物有近百种,其中包括致癌物质、促癌物质、辅致癌物质以及致突变物质,仅列入我国及美国EPA环境优先控制污染物黑名单的有机污染物就达数十种。近年来随着生产生活方式的不断发展,渗滤液中新兴污染物如PFASs等逐步被发现和重视,且呈现持续增加态势。

垃圾渗滤液的cod浓度可上万,总氮含量远高于生活污水。一吨渗滤液所含污染物浓度大约相当于100吨生活污水所含污染物浓度。

其害可知。

 

 


 

最初的渗滤液送到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但是多花钱不说,还喜欢捣乱,所以垃圾填埋场或焚烧厂先预处理一下,再送过去。

此次爆燃事故的发生地红庙岭渗沥液厂新调节池就是处理渗滤液的地方。

图为红庙岭垃圾渗沥液处理厂。图片来源:福州城建院

图为红庙岭垃圾渗滤液处理厂新建调节池。图片来源:福州城建院

根据公开资料,福州市红庙岭垃圾综合处理场渗沥液处理厂于2012年3月建成通水,处理规模为1500m3/d,是福州市区唯一的垃圾渗沥液处理项目。

2018年,红庙岭循环经济生态产业园进行升级改造,“红庙岭垃圾渗沥液调节池整治工程”是其中一项。工程总工期为22个月,于2018年3月20日开工,2020年1月16日竣工验收。

《福州日报》报道,正是由于新建了10万立方米的调节池,让红庙岭垃圾渗沥液处理厂拥有了“全国最大规模的渗沥液调节池”。

“为什么要建全国最大?并不是简单地追求规模,而是因地制宜的高标准谋划。“福州台风天多、雨量大,这样的规模就能保证在异常天气下,满足整个园区渗沥液全收集的需求。”项目运营负责人徐国丹说。

 

根据官方发布的最新信息,事故原因尚在调查中。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告诉记者。 “这应该是一起沼气爆炸事故。垃圾渗滤液在存储、输送以及处置环节会产生沼气。如餐厨垃圾、粪便等有机垃圾在厌氧消化环节会产生沼气。当沼气在空气中达到一定浓度时,就会爆炸。”

“垃圾渗滤液本身不会燃烧,也不会爆炸。但当它产生的沼气和空气混合,且沼气达到一定浓度时就可能会爆炸。按体积分数表示,沼气爆炸的浓度范围为4.9%~16%。”汪晓军告诉记者,“垃圾渗滤液收集调节池在厌氧条件下,其中的有机物在甲烷产生菌的参与下,产生甲烷气体,俗称‘沼气’。”

要使甲烷气体产生爆炸,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甲烷的浓度在其爆炸的浓度范围(4.9%~16%)内;二是有明火点燃或引爆。

“发生甲烷气体爆炸,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事故的调查,也是从这两个方面着手。”汪晓军说。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我国此前也发生过和渗滤液有关的爆炸事件。

2020年3月17日下午15时38分,位于江西省南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麦园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建设项目的渗滤液处理站发生一起沼气爆炸事故,导致现场作业人员1人死亡,3人受伤。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违规动火作业,间接原因是疏于管理。

 

资料来源:《南昌麦园垃圾焚烧发电厂“3.17”沼气爆炸亡人事故调查报告》,南昌市应急管理局

2018年12月26日上午9时34分,北京交通大学东校区正在进行垃圾渗滤液污水处理科研试验的实验室发生爆炸,3名学生死亡。

“我估计出事的实验室是采用镁粉脱除垃圾渗滤液中的高氨氮。只有镁被引燃并爆炸,才能产生那样大的威力,若只是甲烷或氢气的气体爆炸,因为是做实验,产生气体量不多,其威力很小。”汪晓军说。

2014年7月7日,福建省安溪县发生渗滤液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是创冠安溪公司渗滤液池室内甲烷、硫化氢、氢气等易燃易爆气体与空气的混合物达到爆炸极限后,沿着玻璃钢材质的排风管进行流动,在流动的过程中与风管摩擦产生静电火花引发爆炸。

血与泪的教训在不断警示我们:渗滤液处理犹如爆炸“引线”,虽防不胜防,仍需万分小心。

避免满足爆炸条件——

要防止甲烷气体爆炸,就要防止满足爆炸条件。不允许甲烷气体在空气中混合的浓度进入爆炸的浓度范围;不允许有甲烷气体爆炸风险的地方出现明火,禁止抽烟、电焊等。

汪晓军说:“其实,一般垃圾填埋场及渗滤液处理中,大部分沼气的收集都采用常压收集,空气不容易进入沼气收集管中,故爆炸的风险小。而垃圾焚烧发电厂对臭气的控制要求高,往往要求负压作业,将产生臭气的地方都密封起来,形成一定的负压,再将风机抽出的臭气送入焚烧炉,通过高温焚烧及锅炉的尾气处理系统,将气体中的臭味脱除,且气体中有少量低于爆炸极限浓度的甲烷,也能在焚烧过程中得到利用。但这个过程存在风险,因为有负压,就有外面的空气混进来,与甲烷混合,产生爆炸风险,若有明火,就产生了爆炸的可能。”

假设如果发生爆炸,如何降低人员和财产损失——

结合自己的实践经验,汪晓军告诉记者:“几年前,我们设计一个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渗滤液处理系统。甲方提出处理设施的臭味控制要求,我曾认真地考虑如何做好气体爆炸的安全防范问题。为确保安全,必须安装一只甲烷气体浓度检测仪,随时显示气体中甲烷的浓度,接近爆炸极限浓度时,则给出声光报警。在设备正常运行的条件下,系统应是安全的;但系统不正常时,安全事故则很容易发生。比如停电了或风机坏了,而甲烷继续产生,有可能很快进入爆炸极限浓度范围。这时最安全的做法是排空。因为甲烷比空气轻,通过联锁系统自动打开天窗的形式,让产生的甲烷迅速排空。但危险有时是防不胜防的,需要做最坏的打算。如何减轻事故对人员和财产造成的损失?当时,我们就考虑了在整个处理系统中寻找一块地方,安装比较薄弱的爆破膜或爆破门。这个爆破膜或爆破门对着相对比较安全的方向,如平时没有人走的草坪、水塘等。真的发生气体爆炸,爆破膜或爆破门被破坏,但保护了人员与重要设备的安全,修理起来也容易。”

汪晓军说,安全规程都是受害者的血或泪写成的。这次事故又敲响了渗滤液处理的安全防范警钟。相关部门和人员应主动排查渗滤液处理过程中存在的各种风险,尽量避免类似的事故再次发生。

网站导航